粤剧:柳毅传书之花好月圆-罗家宝.林锦屏

时间:2014-09-27 22:58:02 来源:粤语学习网-专业的粤语(广东话)学习网站 收藏





曲词
 
《柳毅传书之花好月圆》
 
(全曲)罗家宝、林小群主唱
 
旦:(一锭金上座幕)【长句滚花】打渔船,打渔船,不网鱼儿把柳缠。情天为我行方便,巧结人间并蒂莲。今夜摇红烛照新人面,柳郎一望
【转红绣鞋】一定睁开双眼睛不稍转:这新妇怎会这像龙女?心里顿起那疑团,高一看,低一看,欲语又无言。
【直转滚花】我暂不道破哑谜,让他胡猜一遍。(内坊帅牌送客介)酒阑客散郎将至,我且低眉垂目倚妆前。
【慢板长板面】(坐介) 老:【白】公子啊,今日系你大好日子啊,点解你行路耷头耷脑咖?应该咁,挺起胸膛,迈起大步,咁至系咖嘛。一步一步,抬高啲……系咁先似样,哈哈!
生:【河调慢板上】不作龙宫婿,转配渔家女,湖下有知,宁不肝肠寸断?心上永难忘,三娘情义重,纵是横挥慧剑,仍感藕断丝连。自解实无谋,唯有强从慈母命,非我负情别恋。
老:【白】公子啊,事已至此,你胡思乱想都冇用咖嘞。你知唔知啊?而家呢一个新夫人啊,佢真系才德俱佳嘅。你俩结姻缘,堪称佳偶啊。我话俾你听吖,家下呢个新娘子喺里边坐紧啊,一阵间你入去见到佢呢,你就千祈唔好有啲怨意啊。你知唔知啊?唉,今日你哋使君有妇,琴瑟和谐。就算三娘系湖底知道,佢都唔会怪你嘅。
生:【滚花】水乡深处都已有一位愁思妇,就难再令岸边渔女抱愁眠。何堪再摘黄台瓜,一再误人我嘅罪不浅。
老:【白】咁又唔系咁讲嘞,公子啊。虽然系,三娘固情重,不过咁噃,慈母亦恩浓。公子素以孝义闻名嘅,望你莫拂善亲心啊。
生:【白】福叔言之有理,天时不早,你回去休息吧。
老:【白】奴才告退,好自为之。
生:【荫华山谱】(入)【白】娘子有礼。
旦:【白】柳郎有礼。(掷槌推磨儿台介)
生:【白榄】佢虽低头,垂粉面,但声音形态不难辨。何以眼前人,若三娘活现?(的……丁)
旦:【白榄】看他意痴痴,呆态现,欲揭我庐山又不便。好,我且吓你一惊,同你打个照面。【白】柳郎请坐。
生:【白】坐,三……
旦:【白】三乜嘢啊?
生:【白】三……三鼓已敲人寂静,劳妻久候意难安。
旦:【白】柳郎多饮三杯酒,二更都未打说三更。
生:【白】哦,乜原来仲未打二更咩?
旦:【白】未嘅。
生:【白】咁我确系饮多几杯嘞。【下槌圆台】(凝视女介)
旦:【口鼓】柳郎,何故你似醉如痴,密视奴奴之面?
生:【白】系啊,【口鼓】只为妻你嘅花容月貌十足似……(槌)
旦:【白】似乜嘢啊?
生:【白】似……似……似世外嘅神仙啊。
旦:【口鼓】蒲柳之姿,又岂敢与仙姬争艳呢?
生:【口鼓】当之无愧。因为你……(一槌)
旦:【白】我乜嘢啊?
生:【白】你……仙即是仙。
旦:【白】仙?【下西岐】茫茫玄天,其中多仙,有地仙与天仙,江河亦有仙,四海遨游人称羡。我是哪一类门仙眷?请你明言。
生:【接】我甚难为你即解说,只觉玄之又玄,你系龙……
旦:【接】我未聋,奴双耳尚健,耳能辨八音。
生:【接】哎呀,秘不可宣,一揭当堂便见酸。
旦:【白】柳郎,我正欲请教你:到底我似哪一类神仙?你忽然间又指住我,话我系聋。哎呀,我双耳未聋咖。
生:【白】哦,我唔系话你耳聋,我系话你姓龙嗰个龙啊。
旦:【白】诶,我系姓卢嘅,年庚八字写得清清楚楚,才入你门啊。
生:【白】我知道你系姓卢嘅。
旦:【白】咁因何你又说我是龙呢?
生:【白】哦,系,因为赞美一个人,往往系以龙比喻嘅。
旦:【白】怎见得啊?
生:【白】乜唔见得啊?多到极添啊:矫若游龙啊、龙行虎步啊、龙眉凤目啊、龙头凤尾啊、龙精虎猛啊、仲有……
旦:【白】仲有乜嘢啊?
生:【白】仲有龙马精神添啊。
旦:【白】你真系会讲说话咖嘞。【起西皮尺字序、西皮下句】奴虽姿色有几分,未敢与仙娥斗艳。你不该说奴是天仙幻变,莫非君曾为刘阮?入天台遇天仙,解不了仙缘,所以言出便说仙。
生:【白】非也,非也。【减字芙蓉】柳生福份薄,难望结仙缘。说你像神仙,因为你似仙容貌艳。更因我曾见过……
旦:【白】见过乜嘢啊?
生:【白】见过……
旦:【白】见过乜嘢啊?
生:【白】见过……【接】见过市上画肆嘅画中仙。【滚花】讲到我舌费唇焦,你无谓再问长问短。
旦:【接】柳郎未识我庐山面,诸多规避不敢言。聊效当日献酒在龙宫,把那隐情若现。【白】柳郎,你今宵款客多饮几杯,待奴奉上清茶,为郎解渴啊。
生:【白】娘子不必客气嘞。(小罗相思转四鼓)
旦:【起柳摇金】感君赞奴貌似仙。
生:【接】情天方便结姻缘。
旦:【接】你不弃寒微高风见。
生:【接】心爱妻,有德有才勤又俭。
旦:【接】我忙献浓茗谢情专,君休笑我手粗贱。
生:【白】娘子不必客气。【接】巧手懂结网儿识诗赋,低嫁寒儒,我实惭愧莫能宣。
旦:【接】君正是我贤师好良伴,请勤护爱呢只餐风宿雪没軚船。【白】柳郎请。
生:【五槌滚花】(36123)生疑念啊生疑念,此身如在龙宫殿。与龙君欢宴饮琼筵,宫主深情将酒献,点解此情此景,今夜重现目前。莫非你就系龙女三娘,与我谐美眷?
旦:【白】龙女三娘?边一个龙女三娘啊?
生:【白】三娘……三娘……
旦:【白】唔,你唔讲我都知啊。【秃平湖秋月】我未遗忘市上村姑竞传言。
生:【白】说什么?
旦:【接】争相说你入过京都去求名,岂料未进场试便折转,转返故园。终日情怀落索,愁城闷困,对窗凝看天边远。京都贡试曾何遇,夫君啊,是否有一段未了缘?
生:【白】冇……【接】谁曾见,谁曾见?我不过凭窗观景致。推窗作赋平常事,要观星望月至得好句妙联。
旦:【接】此事有邻人看见,私语君你情性俱改变。夫妻相栖相守更应相助,有事郎君休将妻欺骗。
生:【接】我心中羞愧未敢多言,谅我胡言一片,更谅我一生正直,行为无不检。
旦:【接】龙家,龙女,龙姓,出自你口中说明了,夫君西去有段情缘。
生:【白】诶,乜嘢情缘唔情缘吖?泛泛之交而已啫。
旦:【白】泛泛之交?
生:【白】系。
旦:【白】柳郎,今晚你说完三更又说神仙,说完神仙又说龙,讲下讲下,又讲咗一个龙女三娘,如今你又不言不语。哦哦哦,人说柳毅光明磊落,原来是道听途说啊。
生:【白】说之容易,但不许你有丝毫妒意嘅噃。
旦:【白】你直说无妨咖。
生:【白】娘子请听啊。【二王】知你爱我心坚,我不怕言明一遍:有一位牧羊龙女,托我柳毅把书传,令到佢骨肉团圆,回宫殿。就在龙宫设宴,大众喜地欢天。嗰个龙女三娘,还仲向我含情将酒献。
旦:【白】嗰个龙女三娘献完酒之后又怎样啊?
生:【红豆子】佢王叔将赤绳牵,借酒为媒逼婚眷。唯独我有苦衷,推却良缘。
旦:【白】柳郎,咁你有何苦衷呢?
生:【减字芙蓉】我怜她遭凌辱,才有仗义把书传。若与佢结婚盟,对我嘅义行多亏损。
旦:【接】君心何太忍,知否苦煞女婵娟?
生:【直转滚花】她有义,我又岂无情?实在我暮想朝思,都是把伊人悬念。
旦:【白】哦,你,你好啊你!
生:【白】娘子啊……
旦:【戏皇叔】卢氏女,卢氏女,长夜抱愁眠,君对我情爱太不专!【哭相思】唉,奴命苦。
生:【沉腔滚花】哎呀呀,柳毅深悔失言。【白】娘子幸勿见怪。
旦:【白】柳郎,我系同你开下玩笑咖咋。【反线中板】柳垂丝,无错系小船,把一水春光独占。碧波深处,愁思妇,不再泪向,水晶帘。早划破洞庭天,踏红尘,与你同谐美眷。摇红烛下,这个渔家女,正是你心底情鸳。【滚花】君啊,你细看此玉环,便知我庐山真面。
生:【白】待俺一看。(介)哦,三娘,乜原来真系你,哎呀!【滚花】妻啊,你果真是洞庭龙女,爱我都可谓情比金坚。今晚玉钗正好配玉环,不负当年爱念。
旦:【汉宫秋月】朝盼暮盼效那双飞燕,乃湾小舟一只为我牵丝线。欣庆不负所求,船共柳牵缠。愿君你休嫌,我是个龙类变。
生:【白】哦,唔会。【接】岂有此念,只知有妇对我真心相爱,貌美又贤良胜过天仙。两家爱重情专,我哋情爱不变。
合:【接】两夫妻,相亲相爱到万年。
老:【白】公,公子。
生:【白】咩事啊?
老:【白】我入嚟嘞?
生:【白】入得嚟,入得嚟。
老:【白】大新闻啊,大新闻啊。
生:【白】点啊,点啊?
老:【白】三更半夜,女家头嗰啲人话要嚟闹新房唩。
生:【白】嘻,大喜事啊,福叔。【滚花】渔家女就系龙公主,你快迎贵客莫迟延。
老:【白】咁我就去喽,去喽。
旦:【白】叔叔来了啊。
生:【白】拜见。
旦:【白】拜见。
龙:【白】贤侄婿,你唔会怪叔王嘞啩?巧姻缘,美姻缘。
母:【白】巧姻缘,美姻缘。
龙:【白】宫女们,献奇珍,奉异宝。
宫:【白】拜见姑爷。
生:【白】免礼,免礼。
宫:【小曲】湖光美艳,江柳情系小渔船。有情人偿素愿,金歌满洞庭。良辰美景,花好月圆。海龙王,有奇珍。彩绢碧玉夜光杯,明珠千里来赠献。还有鸳鸯对,赠给有情鸾。

围观: |责任编辑:

本文链接:

继续查看有关: 柳毅传书之花好月圆 | 的文章

若无特别注明,文章皆为粤语学习网-专业的粤语(广东话)学习网站事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

你也可以分享到: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回到顶部
describe